•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

        先創辦獨角獸企業Skype后投身VC,Zennstr?m帶你解讀歐洲科技創企

        2018-09-30 10:48 稿源:獵云網  0條評論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獵云網(微信號:ilieyun)】 9 月 30 日報道(編譯:福爾摩望)

        接近30℃的氣溫,按照往常的英國夏季標準,倫敦正經受著一場小型熱浪。周末的新聞報道轉述了英國氣象局最新的“英國氣候狀況報告”的調查結果,證實英國正在正式變暖。也許前兩次工業革命最終給地球造成了損失,正如世界經濟論壇所爭論的那樣,我們正在迎來第四次基于新興技術的工業革命,如人工智能、機器人、物聯網、生物技術和量子計算。

        由于非常清楚,歐洲風險投資公司Atomico的辦公樓在像今天這樣的日子里會很愉快地提供空調,所以我提前了 30 分鐘到達,參加了對創始合伙人Niklas Zennstr?m的采訪。在成為風險投資家之前,Zennstr?m共同創立了Skype——一家互聯網電話公司,他成功地將該公司出售過兩次——第一次是在 2005 年以 26 億美元賣給eBay,第二次是在 2011 年以 85 億美元賣給微軟。他與妻子Catherine是著名的環保主義者,他也是Zennstr?m Philanthropies的創始人,該慈善機構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支持組織應對氣候變化,促進人權和社會企業家精神。

        Atomico位于倫敦最昂貴街區之一的Mayfair,坐落在距離Accel Partners和Index Ventures的倫敦辦公室不遠的地方。如果英國“四大”早期風投中的另一家Balderton Capital沒有搬到倫敦北部更時尚的Kings Cross區,Mayfair將是該國最接近硅谷Sand Hill Road的地方,Sand Hill Road以風險資本高度集中而聞名。

        Atomico的通訊主管迎接了我,他一直都很兢兢業業,也總是樂呵呵的,不過今天他似乎有點緊張,我認為這是一種恭維,反過來也有助于我放松。乘電梯到三樓后,我們在一間空曠涼爽的會議室里找到了“避難所”,我說,好像我做記者以來一直在報道Atomico。那天早上的一個快速統計顯示,我已經報道了目前投資組合中不到一半的公司,并且采訪了現在超過 30 家投資團隊的許多成員。然而,我從未見過Zennstr?m,也從未和他說過話。

        這位Atomico創始人沒有像以前那樣接受過很多的采訪,而是更愿意與更廣泛的團隊分享媒體職責,盡管組織內部仍有一種感覺,即風險投資公司有時會被誤解。雖然Atomico已經進入第 12 個年頭,也推出了第 4 只基金,但與Accel、Index和Balderton相比,它仍然被認為是新貴,在企業家和媒體之間,經常會有其他一些誤解:

        1.Atomico是一個后期投資者。 這是錯誤的。其第四只基金的大部分投資都是在A輪融資,盡管該公司也在進行B輪投資,并且通常會繼續投資。

        2.Atomico大部分是Zennstr?m自己的錢。 錯誤。該基金中的有限合伙人的確包括Atomico的合伙人,但大部分涉及家族辦公室和機構投資者,如養老基金、基金之基金和歐盟納稅人支持的歐洲投資基金。

        3.Atomico只投資消費技術。 錯誤。該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不涉及具體行業,并在B2C、B2B、軟件、硬件、深度技術等領域下注。

        或許更好也更準確的理解是,Atomico是少數幾個發展了“moonshot”(瘋狂的想法或者不大可能實現的項目)投資傾向的歐洲風投之一:將資金投入到一些真正突破性的公司和探索性技術中,這些公司和技術在未來許多年都不會產生收入,它們要么會改變世界,要么會嚴重失敗。

        最著名的可能是總部位于慕尼黑的初創公司Lilium,該公司開發了一種全電動垂直起降(VTOL)噴氣式飛機。它計劃用飛機來提供所謂的“飛行出租車”服務,我們經常在科幻電影里看到這樣的服務。 另一個是Memphis Meats,這家舊金山公司通過從細胞而不是動物身上收獲肉類來實現在實驗室里培養肉類。 還有來自英國布里斯托爾的初創公司Graphcore,該公司專門為人工智能設計芯片,其目標是成為像英偉達一樣的公司。Lilium和Graphcore各自融資了 1 億多美元,而這三家公司都還沒有推出產品。

        采訪前幾周,我給了解Zennstr?m的人打電話,我必須了解他作為一個人是什么樣的。雄心勃勃這個詞反復出現。一位從Zennstr?m接受投資的企業家試圖讓我相信,在歐洲沒有一個風險投資家的雄心壯志能比得上他,他們說他總是試圖將這種信念灌輸給他所支持的初創公司。我還被告知,他是極其強硬的談判者(據傳,Atomico的一名合伙人要求該公司的一家投資組合公司制作一對銅球作為禮物送給Zennstr?m,以示對他最近通過電話達成交易的敬意。)矛盾的是,其他人說他有時會顯得害羞或有點尷尬,尤其是在公開場合。

        有人告訴我,Zennstr?m并不缺少有趣的故事,無論是在他創辦Skype的時候,還是在此之前他與點對點文件共享應用Kazaa的關聯。Kazaa的技術得到了他共同創辦的另一家公司Joltid的許可。Skype的成功讓數百萬人實際上可以免費撥打國際電話,這讓他成為了現有電信業的主要對手。在 21 世紀初,跟隨Napster的Shawn Fanning和Sean Parker的腳步,Zennstr?m很可能被認為是娛樂業的頭號敵人,因為Kazaa被用于音樂和電影盜版,導致了多起訴訟。

        盡管我相信這些軼事很有趣,但過去時代的故事還是暫時放一放吧。由于采訪只限于一個小時,沒有商定的紅線,所以我考慮了其他事情。在任何跟蹤行業職業的人看來,科技正在經歷一個“時刻”,而且并不總是出于正確的原因。

        從Facebook劍橋分析丑聞和社交媒體不愿阻止仇恨言論和錯誤信息的傳播,到包括性騷擾和攻擊、欺凌和種族歧視在內的不良行為,如果說科技產業需要找到它的道德指南針,不僅是為了補救過去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當我們走向未來時,它就是現在。

        Atomico管理著 15 億美元的資本,其第四只基金總計7. 65 億美元,或許比大多數歐洲風險投資公司都多,所以它處于一個有利的地位,可以幫助塑造未來的樣子,并在決定未來 10 年及以后科技行業的發展方向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長之家幫助分享推廣,猛戳這里我要投稿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双色球复式价格表图
      1.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

          1.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