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

        運作別人上市的華興也上市了 它會成為金融帝國嗎?

        2018-09-27 11:20 稿源:騰訊深網  0條評論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這一次,包凡和他的華興資本從幕后走到前臺。

        2018 年 9 月 27 日的香港,風和日麗。華興資本正式登陸港交所,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西裝革履,展現出招牌式的笑容,他攜眾高管亮相。紅杉資本中國創始合伙人沈南鵬、成為資本創始人李世默、工銀國際董事長叢林、雪湖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自銘等均現身上市儀式現場。

        華興資本成立已經有 13 年,從早年的投資銀行變成了一個專注新經濟的綜合金融服務機構——所從事的業務涵蓋了私募融資、并購、證券承銷與發行、證券研究與交易、投資管理等。在全球有 4 個分支機構——上海、香港、紐約、北京。

        上周,包凡攜眾高管開啟全球路演,兩天香港,三天美國,五天時間,見了 140 家投資機構。投資人反復問包凡,“為什么要上市?”華興資本的答案簡單直接,“我們在決定融資的時候,上市就注定了,因為我們要求一個大發展。”華興資本戰略發展部主管項威告訴騰訊《深網》。

        而從華興的歷史來看,這兩次融資跟華興資本兩條業務線的推出有關,一個是華興的港股美股的證劵業務,一個是華興資本的A股券商業務。而這些業務線的拓展,使得華興逐漸壯大。

        綜觀華興資本十多年的發展,奠定華興在中國投資銀行業地位的是 2012 年京東的 15 億美元的融資;使得華興在中國投行圈一枝獨秀的是 2014 年的本土企業赴港和赴美的IPO;而 2015 年的幾起本土大并購,使得華興資本在本土投行圈,一時風頭無二。

        當下的華興資本,已經從早年的精品投行蛻變成服務新經濟的一站式投行。包凡一直在賭一種可能性,“中國經濟未來會成為國際上體量最大的經濟體,相對應的中國的資本市場也會成為國際上最大的資本市場之一。在這個大前提下,中國一定會誕生一個世界級的金融機構或者世界級的投行。”

        采訪中,包凡謙虛謹慎,他不是特別篤定未來的這個世界級的投行的機會一定就屬于華興資本,但從華興資本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包凡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跟隨本土新經濟企業成長

        2000 年 3 月,包凡加入亞信任首席戰略官,負責亞信的投資、并購及戰略合作。亞信是一家可以被稱為“中國互聯網公司鼻祖”的公司,由田溯寧和丁健于 1993 年在美國創立。亞信是中國互聯網從蠻荒時代進入黃金時代的推手,被稱為“中國互聯網的建筑師”。亞信先后承建了中國六大全國性Internet骨干網工程。

        在亞信的時候,包凡接觸了很多中國本土的高科技創業者,這些創業公司成長的速度都特別快,增長率都是百分之幾百,這一現象在傳統領域是看不到的。但是沒人從投資銀行的角度給他們提供幫助。創業公司這種現實的需要使得包凡誕生了創業的想法, 2004 年包凡離開亞信, 2005 年創立華興資本。

        “我創業的時候我說我做中國人自己的投行,很多人說我瘋了,說民企不可能做投行。當時我一沒錢,二沒關系。”包凡曾在一場針對創業者的演講者說道。要知道華興資本當時做的這個事情有多難,只需要看看其所處的跑道上的競爭對手就知道了,中金公司,中信公司,大摩,高盛……

        創業初期,在建國門外 21 號的國際俱樂部借了一個房間做辦公室。只有兩個員工,一個是包凡,另外一個是清華畢業的一個女生,她主要做兩方面的工作,一是分析師,二是秘書。工作環境很艱苦,包凡每次都在俱樂部的大堂里見客戶。

        華興資本初創期,包凡對其定義是新型投行,他要做的就是幫助企業制定融資、收購、兼并,或是賣掉公司的計劃,根據不同客戶的需要定制全面的解決方案。華興資本只關注三個細分領域,TMT(科技、媒體和通訊)領域,醫療保健和消費品領域。TMT領域踩上了新經濟的點。

        近年來,一些人把以信息、網絡業為代表的“高科技產業”稱為“新經濟”。在中國,代表新經濟的企業成長更多依靠國外風險資本的“輸血”,盈利模式則建立在龐大的用戶群上。

        包凡告訴騰訊《深網》,華興資本創立的第一年,只做了兩個單子。華興的第一客戶是中星微,是亞信的丁健幫包凡介紹的,這個單子合作的基礎就是包凡,中星微看中了包凡過往銀行家的履歷,而為了接下這個案子,包凡為中星微兼職做了一年的CFO。

        1993 年,包凡畢業前夕,摩根斯坦利去校園招聘,當時的包凡根本都不知道摩根斯坦利是干嘛的。同時來招聘還有麥肯錫,選擇去麥肯錫的同學很多。但包凡選擇了摩根斯坦利,他喜歡高壓力,節奏快,以結果為導向的工作,這讓他覺得很刺激。

        包凡進入了華爾街 23 號的摩根斯坦利。他真切的感受到了華爾街對美國的作用,金融對整個經濟的影響力猶如心臟對整個身體的影響力。在《華爾街之子摩根》一書中,他讀懂了美國經濟崛起中銀行家所扮演的角色。老摩根的名言“一流方式做一流生意”,也讓他記憶猶新。

        離開摩根斯坦利后,他去了瑞士信貸,這樣的投資銀行家的生活,包凡過了七年。他取得了成績,他成為多家跨國公司的財務顧問,幫助這些公司進行資金募集、銀行借貸、并購以及重組工作。在其投資銀行生涯中,包凡給客戶融資超過 70 億美元,完成超過 600 億美元的國際并購業務。

        華興資本成立的前三年,一個關鍵詞就是生存。 2005 年的時候,華興資本搬到了尚都國際辦公。這一年包凡做了七個單子,而到了 2006 年,華興資本就成為資本市場上的明星,陳一舟的千橡互動 4810 萬美元、俞渝和李國慶的當當網 2700 萬美元、周鴻祎的奇虎 2500 萬美元,這些數字背后,都有包凡的影子。

        《紐約時報》撰文指出,對于包凡來說,能夠在蒸蒸日上的初創企業中贏得朋友的信任一直是華興資本發展有利的支撐。對此,包凡并不避諱,“我在一個比較早的時間點發現了這批人,跟他們成為朋友,然后一塊兒共同成長”。這是包凡口中華興資本的故事。

        新經濟企業華爾街代言人

        2012 年,華興證券在香港成立。在 2010 年到 2011 年這一波上市潮之后,包凡就發現此前的很多客戶都上市了,能夠跟他們合作的機會變少了。他想,市場逐漸透明化,未來單純依賴私募融資和并購,不足以成大事。

        香港華興證券成立之前,華興資本進行了歷史上第一次融資。這對當時的包凡和華興資本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決定。當時所有的高管團隊在杭州郊區開了一個會議,是否開展美國和香港的券商業務,爭議很大,最后包凡拍了板。

        華興資本券商業務展開,包凡距離本土世界級投行的夢想顯然又近了一步。當然,華興香港證券的建立還有一件事成為催化劑。

        2010 年 12 月 8 日,當當網在紐交所上市,當日收盤價為29. 91 美元,較發行價 16 美元上漲87%。李國慶認為投行故意壓低當當網的定價,和摩根士丹利的員工在微博上絮絮叨叨對罵了一個月。包凡則感慨,“歐洲撐起了羅斯柴爾德,猶太人撐起了高盛,央企撐起了中金,中國的創業者們,誰是你們在華爾街的代言人?”

        2012 年的時候,包凡考慮做赴港的IPO業務,他想到了要從摩根、高盛和瑞信去挖人,于是,他找到了林家昌。林家昌, 70 年代出生的香港人,在瑞信工作了 15 年。

        林家昌和包凡在 1997 年就認識,那時候包凡在瑞信,剛從斯坦福畢業的林家昌,去瑞信面試,包凡是面試官。后來,包凡去了亞信,亞信是瑞信的客戶,那時候林家昌在瑞信的TMT組,兩個人聯系比較多。林家昌十分鐘內就做出了加盟華興的決定,他是華興證券香港的第三個員工,華興證券(香港)總裁。

        林家昌也知道包凡在中國TMT領域里人脈深厚。 2010 年當當上市后,瑞信想成為當當上市的承銷商,但苦于不認識李國慶和俞渝夫婦。但林家昌在瑞信的老板知道,包凡和俞渝和李國慶兩口子關系不錯,他請包凡牽線搭橋,于是,瑞信就成為當當上市的主承銷商之一。

        2013 年,國內IPO市場關閉造成A股市場一片低迷的同時,華興卻逆勢而上,幫助完成亞信聯創私有化、蘭亭集勢赴美IPO、奇虎 6 億美元可轉換票據發行、唯品會 2 億美元增發、博雅互動香港上市、去哪兒赴美IPO等交易。 2014 年,華興證券的輝煌得以延續。

        2014 年 5 月京東登陸納斯達克,在當月上市的公司中,京東是體量最大的。以上市當天的收盤價20. 90 美元計算,京東市值達 286 億美元,在當時已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中僅次于騰訊和百度。京東IPO的聯席主承銷商為美林證券、瑞銀證券、華興資本、Allen & Company、巴克萊和杰富瑞斯。

        香港的券商業務和美國的券商業務使得包凡和華興資本在利潤豐厚的ipo環節嘗到了甜頭。但對華興資本來說, 2014 年僅僅是這家機構贏來了開門紅,而 2015 年的大并購則使得華興資本整整一年,都被媒體置于高光下。

        華興資本并購組

        2015 年 1 月份 4 號,包凡在同一天接到了兩個電話,一個是滴滴的創始人程維的,另外一個是快的呂傳偉,兩個人說的是一個事情——滴滴和快的想合并,想請包凡撮合,“這次他們兩個共同提出,堅決不要另外一個顧問,這個事情是程維和呂傳偉坐下來正式談之前雙方就決定了的。”

        包凡和程維認識好幾年了,華興一直是滴滴融資的財務顧問,跟呂傳偉剛認識一個多月,程維和呂傳偉之前就有合并意向,他們 2014 年 7 月份曾在青島見過面,但沒談出成效。在程維和呂傳偉看來,如果找兩個顧問,顧問和顧問之間還得打,既然他們都信任華興資本,那么雙方就都請包凡好了。

        包凡掛了電話, 1 月 22 日雙方開談, 2 月 9 號簽字, 2 月 14 日正式交割。

        “我要求滴滴的程維和其股東,還有快的呂傳偉和其股東,他們所有決策的出發點都是合并完了這個公司是否增值?如果一方做的決定只是替自己這一方爭取利益,而損害了另一方股東的利益,這個事情肯定做不成。”這個原則包凡在第一天就告訴了程維和呂傳偉。

        22 天,中國互聯網圈 2015 年第一大并購塵埃落定。

        而這場并購的幕后英雄,除了包凡,還有華興并購組的負責人王力行。王力行所負責的并購組,被包凡稱之為他親率的近衛軍,而王力行,包凡在華興內部開玩笑時,稱王力行是他這幾年親自帶領的為數不多的弟子之一。

        華興并購組 2014 年才成立,但王力行的并購工作始于 2012 年,“華興以往的這個客戶體系,因為我們直接服務的多是成長期需要融資的公司,而那些更大更成熟的公司,則被稱為戰略客戶,原來這些是包凡負責的,但他需要有人幫他把戰略客戶關系建立起來。”王力行闡述并購組的發端。

        王力行用Excel表格做了一份長長的公司名單,能寫進這些名單的公司都有可能成為潛在的并購對象;他把有可能坐在一起聯姻的公司都寫在一起,每個月會看上一次。有些已經完成的公司名會被替換,一些看起來不可能并購的公司名單也會被拿掉。

        并購潮崛起的原因是什么?“中國的互聯網創業市場,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跑道挺好的,但每個跑道上有好幾輛車,或者說至少有兩輛車,然后大家就在里面PK,死磕。”

        整個 2015 年,王力行從自己的并購名單中刪刪減減的頻率明顯加快。 2012 年優酷收購土豆, 2013 年蘇寧收購PPTV,愛奇藝收購PPS,唯品會收購樂峰……這些年,王力行每個月在這個名單上的刪除和增加,成就了華興并購部的成長。

        2015 年,王力行 11 個人的并購部門做了 13 個并購案子,且包攬了中國互聯網并購的前三甲——滴滴快的, 58 趕集,美團和大眾點評。回望 2015 年的華興,華興并購組風頭無二。東邊日出西邊雨, 2015 年, 4 個IPO的案子,華興證券做了兩單,總共融了 5 億美金 。

        華興證券(香港)總裁林家昌表示,“做投資銀行跟農民差不多。莊稼收完了就得播種,TMT行業也是是如此。 2000 年的時候三大門戶在納斯達克上市, 2001 年到 2003 年IPO就很差;接下來就是搜索、視頻和游戲上市,這波上完了又冷靜了一陣子。”

        2017 年歲末,在華興資本的辦公室里,林家昌心情相當不錯,他告訴騰訊《深網》, 2018 年是IPO大年,很多上市的業務已經在進行當中了。

        包凡的野心和華興的挑戰

        2015 年的時候,周亮已經在華興資本工作了 8 年。有一次跟包凡聊天時候,包凡對他說了一句,“哥們,三年后我們可能就沒飯吃了。”那時候的華興剛剛完成幾起大并購,風頭正盛,但周亮理解老大,老大的焦慮是因為A股的喧鬧。當下的周亮已經是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私募股權融資負責人。

        整個 2015 年,港股和美股的冷清似乎只是為了襯托出A股的喧鬧。暴風科技這家在視頻領域排在第三梯隊的公司顯然成了A股市場的明星,其市值最高的時候,堪比在美股上市的行業老大優酷土豆。

        暴風在A股市場上的火爆引發了回A潮。 2015 年有多家公司已經、宣布、或者傳聞回歸A股。分眾傳媒、巨人網絡、世紀互聯、人人網絡、易居中國、如家、陌陌、360、聚美優品、當當網……眾所周知,當時的華興資本所有的業務布局都圍繞著美元市場。

        此種狀況下, 2015 年一季度,包凡著手組建華興A股部門。跟 2012 年華興香港證券部的組建一樣,包凡的第一件事,永遠是找合適的人……華興開始挖人,也開始進行了歷史上第二次融資。

        此外, 2015 年歲末華興資本開始做組織結構的調整。在包凡看來,這次結構調整是為我們下一個 10 年的發展打一個基礎。華興資本的這次結構調整中, 80 后的周翔任阿爾法負責人,王力行則承擔重任成為整個顧問業務負責人,顧問業務部門覆蓋了華興超過一半的業務。

        整個 2017 年,華興資本逐鹿的技術平臺與Alpha的技術平臺合并,成立了一個新的專注于服務于早期創投機構的平臺——星起;投資業務完成了華興新經濟基金三期的超過 200 億元的募資。華興新經濟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杜永波告訴記者,“從整個新經濟基金,年前的時候剛剛完成了第三期的首次募集,我們關注這幾個賽道:消費升級、產業變革和技術創新。

        華興 2005 年起家時,幫中國的新經濟企業融資,這是華興起家的業務;當這波企業需要IPO時,華興就組建了香港和美國的IPO團隊;當A股新經濟企業受追捧時,眾多中概股的企業又琢磨著回A時,華興又組建了A股團隊……早年的那波新經濟企業眾神已經歸位。

        包凡告訴騰訊《深網》,大資管領域和財富管理領域對華興而言,也是機會。業內人士指出,對華興資本而言,都是非常新的領域,對華興而言,充滿了挑戰,是一個未知的全新領域。

        “華興這幫人有心氣,華興與眾不同的地方是在他們身上能感覺到饑餓感的存在。不管他們之前取得過什么樣的成功,這種饑餓感一直存在。當下投資界的現狀是什么?有些投資機構在成功了以后,心態趨于保守,就生活在云端了。”當時在成為資本工作的孫健思考。

        孫健問過包凡,“你究竟圖什么?” “我要建立一個金融帝國”。孫健記得,包凡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里閃爍的光芒。唯有如此,才能更為透徹的理解包凡所構建的華興金融帝國。

        現在的華興,已經從 2014 年歲末架構調整時候的 88 人變成了 600 人。因此作為掌舵人的包凡他的焦慮已經從業務本身,轉移到團隊擴張后,如何保證華興自己獨有的文化能夠傳承下去?

        “隨著企業越來越大,如果把我們的合伙人說成一種能量的話,能量的傳遞的半徑越來越大,怎么能夠保證傳到最外圍;我們也面臨著一個換代的問題,我們怎么樣能夠保持創始合伙人這一代人的文化真正傳承下去。”包凡解釋。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長之家幫助分享推廣,猛戳這里我要投稿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双色球复式价格表图
      1.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

          1.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