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

        被社交和算法“毀掉的人生”:除我自己,別人都過得賊精彩

        2018-10-10 10:07 稿源:新榜  0條評論

        instagram.jpg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來源:新榜(微信公眾號ID::newrankcn)

        作者:顏椿穎 陳昶文

        如果說拒絕發朋友圈的你,是因為復雜的聯系人網絡很難塑造一個平衡的社交語境,那Instagram就是設定了一個穩定的背景:你只能在這里呈現“美好生活”。

        你可能會在淘寶看到有商品標注為“ins風”,但你絕對看不到“微信風”、“微博風”,或是“Facebook風”和“Twitter風”。

        或許可以搜到“抖音爆款”,但抖音社區所做的,是讓你發現大千世界,不太會讓你感覺到焦慮,那種“同齡人都很棒除了你”的焦慮,這一點,Instagram幾乎是全網獨一家。

        社交媒體上“看上去很美”綁架你的人生了嗎?有吧,你發的每一條朋友圈,都在為這個虛假泡沫貢獻著一點微薄的力量。

        Instagram風=積極、陽光、美好、正能量,以及明亮清透的性冷淡濾鏡。人們發美妝、旅行、寵物,也發健身、美食、生活,是一個網絡版“楚門的世界”,不同于電影里的“被設定”,這是網紅主角一手打造的“虛擬現實”。

        網紅Scarlett Dixon 發一張照片稱:今天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鴨,薄餅、草莓,和滿杯早茶。每個細節都漫不經心又透著一點小心機,睡衣、床單、餐盤、妝發、氣球,還有一個good morning的牌子。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露出角落里的李施德林漱口水。

        有人截了圖發到Twitter上:“去你大爺的普通人的清晨!Instagram就是個荒唐的謊話工廠,讓每個人都感覺生活差強人意。”他的這一條得到了 11 萬點贊,是Scarlett原po的 22 倍,還有2. 5 萬人紛紛轉發,“假”、“爆了她的氣球”、“誰把李施德林放她床頭的?連環殺手,是的”。用戶們不滿極了,瘋狂diss她。

        Twitter上戾氣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罵普通人,也罵名人。如果覺得不好理解,可以等量代換到微博,沒有人能逃脫被嘲的命運。

        本來以為Instagram最特別,這里有最友好的社交網絡氛圍,圖片精美,雙擊就能點贊表示喜歡,最爆款的圖片都很正能量,最受歡迎的是貓貓狗狗。那么問題來了,網友到底不滿意什么?

        有啊,就是這種“正能量”。

        可能不少人也試過,苦心孤詣地讓自己成為朋友圈的“積極生活家”本人,但無法再裝下去的原因,往往是朋友圈里工作和生活重合度越來越高,無法用一種形象打動所有“朋友”。

        而一味強調“美好生活”的Instagram,它不斷鼓勵用戶展示出樂觀和有魅力的一面。最好情況下是造成一定的誤導,有時則會造成傷害。如果說Facebook讓你感覺人人皆無趣,Twitter證明全民皆暴力,那Instagram就會讓你擔心,除了你,每個人都很完美。

        回到Scarlett。大眾擔心“真相是假”會傷害到粉絲,但這種擔心,本身就是在為網絡暴民辯護。

        Scarlett每次一發新動態,幾千個人沖進來發私信罵她,甚至還有死亡威脅。一張威尼斯的旅游照被Twitter網友轉了,瘋狂羞辱。她想說,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呀!去一個超美的城市,在橋上的橫欄小憩、手里拿著冰淇淋,臉上掛著雕刻微笑。“都是演的啊,親愛的。”

        Scarlett雖然不認為自己的圖片會如何傷害到別的女孩,但她也同意,Instagram的確會給人帶去不切實際的幻想。

        或許是時候警醒,這種“看上去很美”如何損害了觀者的精神世界。

        互聯網上看“人生如意十之一二

        2017 年,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學院(RSFPH)做了一項小調查:14- 24 歲的年輕人,最喜歡用的社交媒體分別是Twitter、Facebook、YouTube、Snapchat和Instagram,這些軟件影響了生活各個方面,從睡眠質量到FOMO(不想錯過任何一件事的恐懼感)。

        Instagram嚴重影響用戶的睡眠,讓人焦慮、沮喪、孤獨,還有嚴重的“不想錯過任何人的動態病”,得分最低。Snapchat的熟人社交似乎讓人離真實生活近一點,YouTube各方面都排名靠前,除了讓人失眠以外,對用戶有最正面的影響。

        Instagram明明看起來很溫和,但傷害著實不小。

        RSPH的專家Niamh McDade認為:“無止境地滑屏,沒有任何互動,對身心健康都沒有任何正面影響。你可能看到很多圖片,宣稱是現實世界,但并不真實。這對年輕人的傷害尤其大。”比如看得到買不起的跑車,沮喪感簡直爆棚。

        這個虛擬場景有時會變成一個互相攀比誰過得更好的地方,比如情侶分手后依然從社交網絡去了解對方的信息,比如分手后的情侶,偷偷視奸對方的賬號來懲罰自己,又忍不住用一些瀏覽器功能來幫助分散注意力。

        英國年輕人Stephen就是一個例子,他似乎在用社交網絡懲罰自己,看了太多女孩的圖片后,導致自己看人的視角都扭曲了。后來的一年里,他試過做Ins戒斷,寫了一篇論文講述社交網絡如何傷害了他的身心。

        “Instagram的問題就在于,你發布的幾乎全是積極一面,但你上Twitter一看,發現生活絕非如此,‘呵,美好生活!’”

        諷刺的是,每個被虛假世界折磨的人,都會反過來給這堆火再添把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總希望讓互聯網上的人看到那十之一二。

        算法扭曲下的“美好生活”

        Instagram 在 2016 有過一次大的調整:打亂時間線,按算法優先排序。直接導致了用戶暴走。幾周甚至幾個月前的照片又被翻出來,廣告內容因為付了費,也會排名靠前。以往的Instagram,起碼評論還能保持一點真實性,改版后就不一定了,專職的網紅,通過一些商業手段獲得更大的曝光,借此站上食物鏈頂端。

        開始是肆無忌憚的買粉,刷評論和點贊,隨著Instagram監管變嚴,博主又開了秘密小組,試圖一對一把推文推送到用戶面前,以產生真實、及時的互動反饋,最終騙過算法,排在時間線前排。

        英國《衛報》的記者Alex Hern分享了一段自己的經歷。他的Instagram是個個人號,有幾百粉絲,圖片也不多,只是為了和朋友們保持聯系。每次登上Instagram,不免遭受一波暴擊——家人朋友都過得特別精彩,除了他自己。

        有朋友發了結婚照,婚禮沒邀請他。

        有朋友要曬每次鍛煉后的狀態。

        還有一個紐約朋友,明明最近來過倫敦,沒告訴他。

        而Alex故意填寫泰國地址,讓他每次刷Ins都能看到不少泰語廣告,比如痔瘡治療和KFC。

        有人建議Alex取關那些商業網紅,只關注身邊的朋友就好。事實上他就是這么做的,但他的焦慮也正好來自于這些親密的朋友。

        那如果只潛水不互動呢?Alex的朋友建議他把Instagram當成一種信息來源,比如一些優質的設計資源分享賬號,起碼讓用戶感受到“互聯網改變世界”的便捷性吧,但這種被動的信息接收依然存在問題。Facebook甚至警告稱,“只瀏覽不互動的內容消費方式,只會讓人感覺更糟糕。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長之家幫助分享推廣,猛戳這里我要投稿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双色球复式价格表图
      1.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

          1. <meter id="ddfke"><delect id="ddfke"></delect></meter><tt id="ddfke"></tt>
            1. <small id="ddfke"></small><var id="ddfke"><ol id="ddfke"></ol></var><code id="ddfke"><delect id="ddfke"><source id="ddfke"></source></delect></code>